滚动栏:

主页 > 知情明政 >

关于《历史之城暨“长江文明之心”概念规划》的汇报
时间:2018-09-30 16:13
在2018年9月25日市政协常委专题协商会议上

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
 
        武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提出“传承弘扬长江文明,建好历史文化名城”,是对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全面贯彻落实,也是对习总书记视察湖北武汉发表重要讲话精神的深化实践。武汉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长江文明的重要传承地,打造“长江文明之心”是武汉站在历史高度主动肩负长江文明伟大复兴的光荣使命,对实现大武汉的城市梦想,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历史文化名城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按照市委、市政府以“长江文明之心”为重点,提升建设历史之城的指示精神,积极推进市政协1号建议案办理工作,在市政协的组织协调下,我局开展了《历史之城暨“长江文明之心”概念规划》工作。

        一、对标与解读

        (一)对标世界经典案例

        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离不开大河文明的催生、滋养。古今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发展都与大江大河相生相伴,紧密依存,具有四大共性特征:

        因水而生——历史悠久,延续古老的大河文明精髓;

        因水而美——城水相依,塑造宜人的滨水景观风貌;

        因水而兴——全球城市,承载了重要经济政治职能;

        因水而活——文旅胜地,彰显独特的都市人文魅力。

        (二)解读长江文明内涵

        1.长江文明之于世界:是人类文明发源地,世界黄金水脉

        长江流域位于神奇的北纬30度——它串联了四大文明古国、众多地球文明信息及奇妙的自然景观。长江由两条国家级山脉——昆仑山脉-秦岭-大别山中脉与云贵高原-南岭-江南丘陵南脉围合而成,自西向东注入东海。温润适宜的气候条件诞生了发达的稻作农业,成为长江流域古代文明产生的基础,更是世界上最早的稻作农业区域;随着船舶和航海技术的进步,发达的水运更是带来了贸易的繁荣,成为中国与世界的黄金水脉。

        2.长江文明之于中国:长江文明与中华民族相生相依

        长江文明流域之广,文化遗址数量之多,密度之大,都堪称世界之最。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等中国各大古代文明长期相互影响融合,最终形成中华文明。

        长江文明是古代中国南方民族和移居、生活于南方的各族人民共同创造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总合。长江文明可以分为巴蜀文化区、楚文化区及吴越文化区三大区域,分别代表了长江上游、中游及下游的古代文明。

        长江流域西起青海,东至上海,途经11个省市,全长6397km,是世界第三大河流;流域面积达180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陆地面积的20%;涉及6亿人口,GDP达全国的45%,具有独特优势和巨大发展潜力,是中华民族名副其实的生命线和发展线。

        3.长江文明之于武汉:长江文明与武汉相生相长

        武汉集约了长江文明的发展脉络,跨越了原始文明、农耕文明、工业文明、信息文明四个文明时期,衍生了十余种文化类型,自新石器时代起,已有先民在此依江而居,留下了一百多处文化遗址,代表了武汉历史文化的起源。汉阳龟山东麓有一临江石矶,相传为大禹治水功成之所,故名为“禹功矶”,后世修建禹稷行宫,成为了武汉历代祭祀大禹之地。3500年前的盘龙城遗址,展现了武汉地区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和璀璨的早期城市文明,见证武汉成为长江流域建城史最为悠久的城市。西周以降,武汉作为楚文化的传承地,成为先秦时期南方文化的主体,高山流水的绝唱、屈赋骚辞的瑰丽共同构成武汉城市文化的源泉。西汉年间,因《论语》“子路问津”典故而兴建的“问津书院”,成为中国最古老 “大学”。东汉末年,三国鼎立,汉阳的却月城、鲁山城,武昌的夏口城相继兴建,作为军事堡垒和区域政治中心屹立于长江中游。魏晋六朝至隋唐时期,中国经济重心逐步南移,长江流域进一步发展,武昌蛇山一带历代所修筑的军事堡垒逐渐演变成登临游乐之名胜。江夏梁子湖畔发现的湖泗窑址群,更是改写了“湖北无宋瓷”的历史。明洪武三年,明太祖朱元璋封第六子朱桢为楚王,藩武昌,在龙泉山始建茔园,逐渐形成“三龟九寝十二景”的奇观。明成化年间,汉水改道,嘉靖年间在汉水新河道北岸形成的汉口镇与朱仙镇、景德镇、佛山镇同称天下“四大名镇”。武汉藉着长江的黄金水道,大兴贸易,商贾云集,风光无限,并在清末率先开埠,成为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之一,仅次于上海的中国内陆最大的对外贸易口岸城市,区域乃至全国近代文化教育中心,近代中国新思想的策源地,被称为“东方芝加哥”。辛亥武昌首义的第一声枪响,武汉成为现代中国民主革命的“首义之地”“共和之都”“民主之城”。武汉引领中国民主革命潮流,历经五四运动的波澜、大革命的洪流、北伐战争的炮火,成为了中国革命的中心。1927年中共五大和“八七会议”先后在武汉召开,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经受了血雨腥风的严峻考验和艰苦卓绝的斗争洗礼,走上了开展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新征程。抗日战争时期,武汉一度成为中国军事、政治、经济中心。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武汉这座洋溢着变革创新精神的城市昂首迈向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武汉得长江泽被,数千年的发展集约体现了“筚路蓝缕、追新逐奇、兼收并蓄、崇武卫疆、重诺贵和”的楚文化精髓,刻画出鲜明的城市性格,更是“敢为人先、追求卓越”当代武汉精神的最好体现。武汉将以“长江文明之心”为载体,大力弘扬长江文明,谱写出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新篇章。

        二、规划范围

        “历史之城”以武汉市市域为整体范围,划分为三大圈层:

        核心圈层:即“长江文明之心”,以南岸嘴为圆心,以3.5公里为半径,覆盖两江四岸核心区域。

        拓展圈层:沿长江主轴向外拓展至武汉主城区。

        外延圈层:主城区外市域范围。

        本次以核心圈层——“长江文明之心”为主要研究对象,北至长江二桥,西至解放大道-硚口路-汉钢片,南至鹦鹉洲大桥,东至中山路-武昌江滩,陆域面积约31平方公里。

        三、目标与定位

        (一)资源禀赋

        两江交汇的“长江文明之心”是武汉历史文化资源中心、自然景观中心和经济活力中心,具有以下资源禀赋:

        一是凝聚最精华的长江文明

        从历史资源来看,数量众多、类型丰富、特色鲜明。物质遗存方面,有13处历史文化风貌街区,224处文保单位及优秀历史建筑。非物质文化遗存方面, 从编钟、漆器、汉绣,到“黄鹤楼中吹玉笛”的诗词佳作、“高山流水”的艺术文化,再到汉味饮食、汉调楚腔、汉上风俗等,都刻画出长江与武汉血脉相融。

        从文化影响来看,武汉与长江有关的诸多“唯一”和“第一”息息相关: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江在武汉汇入长江;中共中央先后三次在武汉设置长江局,统领沿江省市党的相关工作;长江日报、长江网是全国唯一以“长江”命名的报纸和网站;全球第一次“大河对话•长江文明论坛”在武汉召开。武汉作为“东方茶港”与“万里茶道”的起点,为东西文明的交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充分彰显了武汉独特的长江文明底蕴。

        二是拥有最恢宏的山水格局

        地处长江“心喉”,中国“天元之位”,是中国山水地理格局的关键节点。以南岸嘴独有的地理区位禀赋,形成了三镇鼎立、龟蛇锁大江的山水人文意向,奠定了武汉坐拥全世界罕有的城市景观格局;两江交汇,数十公里的世界级滨水岸线,与梅子山、凤凰山、月湖、莲花湖、紫阳湖等山水资源共同营造出山水辉映的城市印象。

        三是体现最伟大的发展成就

        武汉三镇鼎立、各具特色,构成了长江中游战略中心城市。以万里长江第一桥为代表的武汉工程设计综合实力已雄居全国前列。2017年,以“老城•新生”为主题,武汉成功入选全球设计之都。以南岸嘴二十年“留白”为代表的的生态发展成就,体现了武汉保护长江母亲河、实现永续发展的责任担当。

        (二)存在问题

        一是文化资源缺乏有效整合提升,文化内涵挖掘利用不够,难以树立武汉历史文化名城的整体形象。

        二是区域风貌不协调,公共空间体系环境不佳;部分历史街区受到过境交通干扰,内部道路机非混行,慢行体系不完善,滨江地区公交可达性较差。

        三是部分核心城市功能与战略职能外移,致使该区域产业发展阻滞,低端业态聚集,旅游发展缺乏新意,新兴经济尚未形成,产业经济缺乏有效的更新统筹。

        四是历史建筑产权复杂,相关利益方诉求不同,市级层面对改造实施的统筹协调还不够;涉及相关政策以建筑和风貌保护为主,对产业、人口、资本吸引等方面的激励性政策及原居民的保障性政策关注较少,缺乏有效的实施引导。

        当前规划建设“长江文明之心”,要站在回顾历史、拥抱未来的角度,围绕长江文明传承创新,通过文化品牌、价值输出,以人为本、多元包容,产业振兴、活力永续,面向未来、预留弹性,实现历史城区的人口演替、产业优化、资本注入,打造世界最负盛名的大河文明对话区、长江生态文化最集聚的展示区、武汉历史文化精髓的浓缩区,围绕“人文展示之心、城市景观之心、创意活力之心”三大目标展开。

        四、总体概念规划

        (一)整体空间结构

        总体形成“一园两轴、三镇六片”的整体空间结构。

        “一园”是指将两江交汇的龟山、南岸嘴、长江大桥、蛇山及江滩公园整体打造成为“长江文明公园”,凸显“一瓢舀起两江水,半杯清茶三镇香”的城市意境及“两江交汇,龟蛇锁江”的景观意向,打造武汉世界级人文生态品牌;

        “两轴” 是指南北向的长江蓝轴和东西向山系绿轴;

        “三镇” 是指汉口老城、汉阳老城和武昌古城;

        “六片”是结合历史人文资源分布,划分为六大片区。

        月湖龟北地区:以“两江交汇、两山一湖”为生态基底,以治水文化、琴台知音文化、近代工业文化为主要文化脉络,以琴台大剧院、音乐厅、武汉美术馆(新馆)等市级文化设施为基础,通过长江文明展示中心,大河文明论坛等项目,打造以文化博览、文化艺术为主导,集旅游休闲、创意产业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长江文明集聚展示区,山水自然和人文魅力交相辉映的城市客厅。在交通方面,优化主次干道道路节点,将交通的割裂劣势转变为高可达性;增设地铁站点,使公交可达;通过跨汉江步行桥、空中缆车、穿山隧道、空中步道等加强汉阳与汉口、龟山南北、东西月湖景区之间慢行游览体验。

        汉阳老城传统风貌区:以归元寺宗教文化为主要文化脉络,通过西大街、显正街等具有武汉特色的民居及街道空间梳理,融合历史宗教文化与现代商业文化,形成国内一流的民俗文化商贸综合区。

        汉口原租界风貌区:以红色革命文化、近代商贸文化、租界建筑文化、万里茶道历史文化为主要文化脉络,以中山大道-江汉路片、一元路片、“八七”会址片、青岛路片、大智路片、六合路片等历史文化风貌街区为核心,近期通过巴公房子及珞珈山街片、青岛路片、三德里、汉润里等历史片区改造,注入新兴产业,提升功能品质,形成繁华“时尚里”、创意“文创谷”,再现老汉口的百年辉煌。

        汉正街传统商贸风貌区:以近代商贸文化为主要文脉,以中山大道-江汉路片、汉正老街等历史文化风貌街区为核心,近期以清芬片、淮盐巷片、药帮巷片等改造为重点,延续城市肌理,重振500年历史的汉正街“金商会”。

        蛇山北武昌古城风貌区:以红色革命文化、古城历史文化为主要文脉,以昙华林片、农讲所片、得胜桥片、斗级营片为核心,凸显“山江际会的山水园林城市体现地、继承中枢的传统风貌城市核心地、昌盛市井的传统城市生活发生地、启蒙革新的教育革命文化中心”四大特色价值,打造城市历史文化休闲体验片区。

        首义革命文化展示区:以辛亥革命纪念、特色历史文化旅游、生态绿化休闲为主导功能,打造辛亥革命国家级纪念重地、特色历史文化旅游区以及野趣盎然、人文荟萃的城市森林。

        (二)总体发展框架

        围绕“文化提升、空间弥合、功能统筹、政策设计”四大策略,打造面向未来的历史之城。

        1.以文化提升为引擎,集聚长江文明展示之心

        (1)构建“1+6+N”的“长江文明之心”文化展示体系,树立世界级文化品牌

        “1”是由长江两岸历史文化资源展示载体共同构成的长江文明博物馆群。

        “6”是指基于历史价值、知名度、总体形象、区域位置等评估筛选,在一级文化地标中选取最具景观代表性的六个地标——江汉关、水塔、禹稷行宫、古琴台、黄鹤楼、武汉起义军政府旧址。

        “N”是指各区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承载,形成红色革命文化、近代商贸文化、辛亥首义文化、租界建筑文化、万里茶道历史文化、古城历史文化、治水文化、琴台知音文化、宗教文化、近代工业文化等文化地标体系。

        (2)保护文化遗产,逐步完善历史建筑、历史风貌道路(街巷)和历史文化风貌区结合的“点-线-面”多层次保护体系:保护626栋形式多样的历史建筑,整治43条具有历史典故的老街巷,提升13片历史文化与风貌街区。

        (3)发扬非遗文化,实施“汉派”文化传承振兴行动

        一是恢复和保护汉派民间艺术、老字号等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及载体;二是举办各类长江非遗展览,联合长江流域相关省市共同推动长江流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利用和发展;三是推进非遗示范基地建设;四是打造品牌文化艺术活动、舞台艺术精品。

        2.以空间弥合为基础,奠定生态复修之根

        (1)修复城市脉络

        按照历史文化风貌区、历史文化风貌控制区、历史文化风貌协调区、时代建设区对历史城区进行分类控制。在历史文化风貌区、风貌控制区采用微更新的模式强调和尊重地区固有特质:如生态本底、文化脉络、社区结构、地方生活方式等,最大程度降低干预,并在可能的条件下进行修复,延续地区原有的脉络格局、空间肌理和场所精神。

        (2)提升生态景观

        以“长江文明公园”为统领,建立开放空间管控体系。以山水格局彰显城市特征,强化两江交汇滨江蓝轴与龟蛇山脉绿轴;通过12条“通山达水”廊道实现城市“望山见水”;建立“绿道+主题区域+空间节点”的多层次公共空间体系;结合文化地标,增设口袋公园、微型绿地、立体绿化等提高历史城区绿量。汉阳以月湖与龟山形成的绿色轴带向长江延伸,打造“月龟延绵、通江连城”的生态格局;武昌以蛇山生态轴带、紫阳湖-首义广场空间主轴为主要绿化骨架,结合武昌古城的城墙遗址,连通长江江滩,打造“丁字绿骨、绿荫融城”的生态格局;汉口以中山大道、汉正街为主要绿色轴带,结合滨江岸线,打通多条通江廊道,打造“弓形绿轴、垂江绿网”的生态格局。

        (3)控制空间景观

        严格保护武昌蛇山地区、汉阳龟山地区及汉口原租界风貌区的空间景观风貌,满足黄鹤楼、龟山视线保护控制规划要求。有效控制建筑高度和街道尺度,保护历史空间的延续性。通过GIS评价模型,筛选确定南岸嘴、龟山电视塔、黄鹤楼等12处战略性眺望点,打造经典视角,控制景观视廊,强化滨江景观的感知及整体建筑高度的有序协调。

        (4)优化道路交通

        外通达:提升“友谊大道-中山路-鹦鹉洲大桥-二环线-知音桥-解放大道-长江二桥”外环交通疏解能力,使历史之城与外部城市道路快速无碍衔接,弱化历史街区内部城市干道的割裂。

        内密布:延续小尺度路网体系,完善道路“微循环”,提升道路建设及景观标准,加密垂江通道并优化过江交通节点;在历史文化风貌区营造交通宁静区,宁静区外围利用交通性道路构建外部疏解体系,宁静区内部利用配对原则组织单向交通。

        优公交:构建地铁、有轨电车、公交车、水上交通、自行车等多种交通方式换乘:一是建立沿江有轨交通,强化滨江可达性;二是建立地铁、公交、轮渡等多维度跨江方式;三是构建旅游公交线路串联文化地标体系,并且与地铁站、水上巴士站无缝衔接;四是在历史街区核心保护区内部建立交通管制区,限制机动车通行,核心保护区外围构建P+R接驳系统,布局停车设施。

        创慢行:在绿道建设方面,一是围绕公交综合换乘点,建立多层次自行车交通网络,结合长江一桥断面改造,打通串联滨江区域的开放空间骑行环;二是通过城市公园、街道和历史街区慢行系统构建步行微循环连接体系;三是细化历史街区道路断面设计,增加绿道及步行空间。

        3.以功能统筹为手段,点亮老城复兴之光

        激活优秀历史文化资源的生命力和吸引力,通过消费提振体系、产业创新体系、品质提升策略,实现传统产业到高端服务业的升级转换、传统文化到文化创意的应用转型、传统生活到品质生活的完美体现。

        (1)消费提振策略

        重构城市战略功能:一是外迁区域内部分行政功能;保留高校、医院、文艺团体等旧城基础功能;引进多样化的小而精的文化设施、商业设施;二是以“设施+专业集聚区”模式带动功能集聚,如特色文化聚集区、设计产业集聚区,教育产业聚集区等。

        引领传统产业回归:汉阳在近代工业遗产基础上,打造新“汉阳造”品牌;武昌古城着眼于昙华林、民主路创意休闲、武音艺术等特色资源,开辟时尚设计、艺术、养生、读书、美食、购物等特色街道;汉口老城推进国际金融、办公机构,全国商会、地方商业老字号、传统剧院的回归,打造具有国际范的综合商业区。

        重振传统商业空间:汉阳以显正街为主体,打造江汉平原民俗彰显空间;武昌依托现有户部巷、司门口、红巷等资源,打造解放路沿线生活方式体验空间;汉口以中山大道为主线、垂江道路为支线,传统街巷为载体,打造“华中商脉”文化传承空间。

        唱响文化旅游品牌:以“世界级城市滨水历史文化旅游目的地”为目标,以江汉朝宗及黄鹤楼公园两大5A级旅游景区为基础,打造“旅游景区+主题线路+文化地标”的文化旅游体系。借鉴美国波士顿自由之路及德国莱比锡音乐之路,围绕主题文化地标串联,设置博物馆之路、红色之路、商贸之路、工业之路等主题漫步道;结合文化地标完善旅游服务设施体系,布局游客接待中心、轨道或公交站点及商业设施等。

        (2)产业创新策略

        充分利用历史街区发展文化产业的优势,全面实施“文化+”战略,以创意为先决条件,以科技为核心驱动,形成文化、创新、科技三大主题产业引领,推进文化与科技、创新的融合,衍生出创意设计、数字内容服务(动漫游戏、软件、卫星导航、虚拟现实等)、传媒影视、文化金融、文化旅游等新兴业态。其中汉口以商贸金融、工程设计、科技创新为主,武昌以文化科教、创意设计、休闲体验为主,汉阳以文化展示、文化创意、传媒演艺为主的三镇产业发展格局。

        (3)品质提升策略

        针对历史街区多样化需求,以关注原住民的生活品质和建立社区认同为主旨目标,通过城市“微更新”,巩固完善医疗、教育、商业等基础配套设施,增加康体健身、养老、社区活动等提升型服务设施,同时改善排水、消防、环卫、电力等市政保障设施,通过公共服务产业完善构筑武汉历史街区品质生活。

        4.以政策设计为支撑,引领文脉复归之魂

        一是形成三大顶层制度。其一,成立市级“长江文明之心”管理部门,将产业经济发展、建设规划管理、文化遗产保护等部门纳入其中,负责“长江文明之心”的管理和决策,推进历史之城的发展;其二,成立市级“长江文明之心”融资平台,负责“长江文明之心”的运营和资金支持,充分调动市场活力,打造武汉文化品牌;其三,建立多方平等参与、民主决策制度,调动市民自主参与度和积极性。

        二是制定两方面政策措施。一方面制定激励性政策激活产业经济:促进高端人口、青年及创业人口引进,国际旅游到访者等人口导入政策;促进区域新兴产业的导入、文化传播、老旧建筑功能更新等产业导入政策;促进世界知名企业、投资平台进驻的资本导入政策;另一方面,制定保障性政策,保护历史建筑、保障和提升原住民生活品质:历史建筑及历史街区修缮保护政策、原住民腾迁政策、土地及所有权拍卖政策、针对原住民生产、就业的相关保障措施等政策。

        三是实施两大行动计划。其一,建立明确的市区分工机制,市级层面负责领导机制、融资平台和政策制定,区级层面主要负责管辖区内的项目实施;其二,建立考评机制,将评估结果纳入政府政绩考核体系。

        五、实施行动计划

        以筹办军运会为契机,重点从3个方面推动“长江文明之心”设施建设:

        聚焦长江文明脉络,建立文化感知体系。重点引导33处一级文化地标及62处二级文化地标以文化展示、文创体验、游览休闲等方式向公众开放;通过道路及街巷断面提升、公共空间利用、公交可达性完善、旅游服务设施增补等,推进周边区域渐进式更新,“聚微成网”带动历史城区的整体发展。

        讲好长江文明故事,构建文化感知路径。结合武汉城市核心主题素材,构建红色之路、商贸之路、工业之路、博物馆之路四条特色文化线路,将武汉的历史遗迹串联起来,实现长江文明的价值输出和文化引领。

        激活战略功能区域,推进长江创新发展。规划将历史城区内的潜力发展地块和文化资源的先天优势相融合,形成功能提升、社区改善、环境整治、保护建筑利用、交通优化、景观提升六大类型的项目库,实现战略功能区域的全面激活,重振传统产业脉络,促进新兴产业进驻,打造世界级历史人文集聚展示区。

        以“长江文明之心”为重点,提升建设历史之城,传承了长江源远流长、延绵不断的灿烂文明,体现了长江不择细流,故能浩荡万里的开放格局,彰显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的奋进姿态,是历史赋予武汉的使命担当,更是敢为人先、追求卓越城市精神的生动实践。

        老城新生,武汉每天不一样。

文章来源:主页